?

潮生

かごめ
かごめ
かごの中の鸟は
いついつ出やる
夜明けのばんに
鹤と亀が滑った
后ろの正面谁?
竹笼眼,竹笼眼
笼子中的鸟儿哟
什么时候才能跑出来?
就在那黎明前的夜晚
鹤与龟滑倒了
背后面对你的是谁?
——《笼目歌》是日本流传的一首古老童谣,又被称为《かごめかごめ》或者《笼中鸟》。这个童谣是在玩一个游戏唱的,作鬼的小孩在中间蹲着蒙眼睛,一堆小孩围着鬼唱这首童谣,唱完的时候,若是作鬼的小孩猜出正背后谁面对他,就换他当鬼。「鹤と亀が滑った」,两个长寿的象征滑倒,意味着死亡。换句话说,这童谣的最后一句有个含意“在那时刻背后面对鬼的,就要代替笼中的鸟儿当替死鬼”。
即使是多年过去之后的现在,面朝天顶孤窗竭力去仰望夕阳下的苍穹,我依然会感到困惑与战栗。
囚室唯一打开的窗栅间的细小裂缝,好似傍晚的天幕硬生生撕开的一道伤口汩汩泣血。夕阳周遭的云彩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橙紫色,像是某种皮肤病患者身上带状的斑纹。和那一天一样的景色......
我愣愣地发了一会呆,数年前我还是一个开朗向上的人,对世界,对未来充满向往与憧憬,那时的我又怎么会想到如今这一天,余下的囚笼里的生命对我来说不过是日复一日的浪费煎熬,不过是日复一日的梦魇窒息,我已经没有未来。
我没有了未来,只剩下疯狂而绝望的回忆。
可曾后悔过吗?我不知道。
事到如今我也依旧难以辨明内心的复杂感情,是恐惧?是茫然?还是荒唐?还是心存侥幸?心存感恩?......我不知道。
眼前仿佛再次浮现起当年的少女凝重肃穆的面容,海蓝长发在白皙得近乎透明的侧脸部分打下深重的阴影,琥珀色的瞳仁里偶尔闪过不为人知的焦虑与惴惴不安。
“你快逃走吧。”
逃走?逃哪里去?能逃得过吗?我再次陷入迷惘。
“吱嘎——”
囚室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,耳膜被震得发疼,疼痛的末端还捎着一丝难以忍耐的痒,我条件反射地捂紧耳朵。
没用......那个声音像是要钻进耳道刺入脑髓般......我难受地、神经质般地抓挠着,撕扯着......直到鲜血顺着耳道缓缓流下来,细如红丝,滴落在桌前的白纸上。
是的,从那一日起,我就再也不能听见和那个字相关的任何事情,包括它的叫声。那个字,那个字......
“你快逃走吧。”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,温和而悲哀,像是清澈凌冽的泉水缓缓淌过我血肉模糊的耳朵。我强撑着握起笔,死死盯着眼前被我揉得皱巴巴的,还晕着丝丝血红的稿纸。
“海未......”
不管怎么样,即使是再次重复一遍当初那种避无可避的恐怖焦灼感,以及最后之后无法言明的绝望,我还是决定将过去的她完整地记下来。
署:高坂穗乃果
那么,开始了喔......
确定开始进入回忆......
还是不要了吧......